编辑寄语

亲爱的读者:

债券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后,全球各地的环境、社会与治理(ESG)债券也随之受影响,全年发行量去年首次减少。然而,在亚洲,因市场需求仍强劲,可持续融资所受的冲击没有那么大。亚太区域机构发行的ESG债券中,中国机构去年发行债券占超过一半,总回报额达840亿美元。

不少观察家如今乐观认为,中国调整冠病疫情管控政策且重新开放将给ESG领域带来新机遇。正在为气候相关披露制定全球基准的国际可持续准则理事会(ISSB)也视北京为合适的亚洲中心站点,决定在中国的首都城市设立办事处,以更轻易地与其他亚洲重要机构接洽。中国也是亚洲首个发布绿色金融分类目录的国家。对于中国来说,它则希望亚洲各国在可持续金融发展方面能向自己的标准看齐。ISSB的决定将能让中国企业在区域制定ESG新规的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中国也继续在其他领域发挥引领市场的作用。其中,2023年始,在电动汽车领域,亚洲各地市场的新项目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需求强劲。作为市场的重要玩家,中国开始将眼光投向有着丰富金属资源的东南亚,以稳定它生产电动汽车所需的电池供应。它也选择在东南亚设制造厂,将该区域视为它拓展电动车生产的低成本腹地。不过,在光伏领域,由于受过去几年疫情的影响,中国的光伏项目发展受扰动,这让东南亚发展中国家规模较小的光伏企业有了“填补市场缝隙”的机会

下来,东南亚势必将是中国持续关注、具有战略意义的市场。东南亚各国与中国打交道因此也将面对挑战,必须努力维持与中国关系中的微妙平衡,以冷静的态度看待这个大国对其市场的兴趣。

Ng Wai Mun

编辑精选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领导:‘盼亚洲参与全球ESG规则制定’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领导:‘盼亚洲参与全球ESG规则制定’

在COP26气候峰会上正式成立的国际可持续准则理事会(ISSB)将在2023年中前于北京成立办事处。理事会的宗旨是要为ESG信息披露制定划一的规则,它下来也计划在东京开设另一亚洲办事处。

中国专家提醒 东南亚各国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分歧不可太大

中国专家提醒  东南亚各国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分歧不可太大

观察家认为,以免影响可持续金融发展,区域组织亚细安的成员国应采用亚细安的分类目录。若各国选择制定自己的分类目录,也须确保其标准与亚细安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有互通性。

经济衰退乌云笼罩下 屋顶光伏逆势发展前景明亮

经济衰退乌云笼罩下  屋顶光伏逆势发展前景明亮

能源专家认为,在亚洲,规模较小的光伏项目将更容易管理,只不过当地政府在推动光伏发展时必须解除一些瓶颈与障碍,如不同的建筑规则、测量计划与服务订购计划带来的限制。

抢占镍供应满足金属需求 中国投资推动印尼的电动车梦

抢占镍供应满足金属需求 中国投资推动印尼的电动车梦

在巴厘岛G20峰会上,中国电池供应商宣布与印尼主权财富基金一同成立总值20亿美元的绿色电动汽车基金。

纵览了解亚洲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

纵览了解亚洲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

[英文专题] 亚洲可持续发展领域充满新的经济机遇,预计2030年前可实现达5万亿美元的价值。不过,这数字是否能有实质意义,确保可持续发展不仅是标签,就须有政府和金融市场给予保证。可持续金融分类目录在这方面可发挥作用,让规则更明晰。

从雾霾到双碳 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寻求转型

从雾霾到双碳  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寻求转型

随着气候变化成为中国最重视的环境议题,一些曾在雾霾治理上发挥重要作用的环保组织发现它们需要新的思路来参与气候治理。

资助公平正义的转型 打造亚洲可持续能源未来

资助公平正义的转型  打造亚洲可持续能源未来

[英文专题] 从依赖化石燃料到开发再生能源供应之间的道路布满挑战,尤其在能源相关产业工作或生活在产业活动范围的人也必须获得协助,以顺利转型。这将需要一笔庞大的资金。

快讯

电动汽车制造商进军东南亚

近年来,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业纷纷进军东南亚这个新兴市场。其中,根据可靠的内部消息,中国电动汽车公司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有计划在越南建汽车配件工厂。这笔总值2亿5000万美元的投资将及比亚迪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预料将能帮改公司节省成本。除此之外,观察家也分析说,中国下来将有望取代日本为世界第一电动汽车出口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去年全年电动汽车出口量同比增加了 54.4%

中国的镍矿需求

菲律宾总统小​​马可斯近期访问中国时,两国达成了多项关键战略协议。其中,在菲律宾正探讨是否禁止一些原材料出口的大背景下,中国企业此次承诺投资总值73亿2000万美元,直接支持在菲律宾的镍矿加工处理、动力电池、电动汽车、电子及钢铁项目等。中国尽管在稀有金属供应链中是龙头老大,它如今也面临来自北美洲与欧洲不断升级的竞争压力

绿色发展新方向

中国国务院最近出台一份长达七个章节、题为新时代的中国绿色发展的白皮书。白皮书概述了中国对绿色发展所作的承诺,以及其如何积极参与全球气候治理与主动推动国际合作。白皮书也提及西方国家,指责这些国家并没有承担气候变化的历史责任,所有承诺与声明都是空泛的。